不文周末日 – 轿夫的故事

清末某年,有一位出身极寒微的县太爷,父亲本来是个轿夫。
这位县太爷当了县官之后,当然不希望有人知道自已的出身;
所以在接了父亲来享福的时候,就千吩万嘱,
懇求父亲千万不要说出自已便是县太爷的爹。

那父亲本来老大不愿,但后来回心一想,
这毕竟是有损自已当官儿子清譽的事,
所以也就一声不响,绝不在人前说自已是县太爷的爹,
安心的享清福。

但清福岂是易享的?县太爷的爹当惯了轿夫,劳动惯了,
一旦无事可做,就觉得十分无聊。
终于忍不住,就对儿子说:”儿啊,这样实在不行!”
“怎么不行?”县太爷问老爹。
然后县太爷的老爹,就说自己宁愿再当轿夫。
起初,县太爷当然不肯,但老轿夫一定坚持,
终于,儿子首肯了。

但要父亲抬别人,也是不好;所以两父子就同意让爹爹抬儿子的轿。
县太爷坐的官轿,是四人大轿。
四人大轿,当然要四个人来抬。
那就是说,除了县太爷的爹之外,还有三个轿夫。
这三个轿夫,年轻力壮,是全县最好的轿夫。
三个年富力强的轿夫,当然是对这位年纪老迈的老轿夫不满。

不满的原因很多,第一是因为老轿夫不够力,
第二是县太爷对他,明明有偏私,不但绝不苛责,
还特别好伙食,一天三餐大魚大肉,
鸡鸭鸽鹅,还不时加菜。

有了这三不满,三个轿夫就趁一个机会,向县太爷诉苦了。
县太爷听了,就对三个轿夫解释曰:
“诸位请息怒,三位有所不知,老轿夫的媳妇儿,与下官常干那事儿!”

三个轿夫听了解释之后,十分滿意而退。
但嗣后就对老轿夫冷嘲热讽。
到最后,
老轿夫忍无可忍,就问:
“他妈的你们几个,究竟为什么对我如此?”

三个轿夫就说:”他妈的,你老鬼,你以为我们不知,
你受大老爷恩遇,完全因为他干了你媳妇儿!”
老轿夫闻言大怒:”他干我媳妇儿?
他妈的,你也不去问问他妈妈,我天天晚上,干他娘!”


逢周末日,
不文两三下!
看不明白的,留言吧!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《不文集》是黄沾廿多年来最受欢迎的经典著作,
前後已加印过60版。
书中有不少沾叔自创的不文笑话,
亦会引经据典解释大家经常挂在嘴边的粗言秽语;
更介绍了不少广东不文歇後语,甚至追溯耻毛、做爱等研究。
「不文」二字,自此就跟沾叔形影不离,
而别号「不文沾」亦随之而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