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文周末日 – 秤锤的传说

在中国各地女人中,客家妇女一向是十分勤奋,极之刻苦的。
她们任劳任怨,烈日之下,田中操作,绝少怨言。
在其他地方的妇女中,就少这样的例子。
她们为什么会这样?
据说有段故事。

从前,有位客家男士本来身家甚厚,但后来家道中落要下田工作,
但田中工作,十分辛苦。于是这位老兄日落回家,晚饭之后,
倒头便睡,再不肯与夫人太太,行其敦睦伦常的周公之礼。

这样一来,这位夫人太太,便有夫等如无夫,变成守生寡。
但那时,妇道人家,此事是不便对丈夫明言质问的,所以也就哑忍了。
但日子一久,就再也顾不了许多,向老公夫君,提出质询。

“喂,阿牛爹,你干嘛?我们七、八个月没干那事情了。”
“我知道!”做丈夫的答。
“为什么……”
“唉!我没力气!”丈夫叹了口气。
“从前你是多有力”太太说。
“从前我们家多少人服侍?现在家财散尽,要下田工作,当然没力气!”
“你乱说!”阿牛妈不服:”人家的老公,还不是天天下田!”
“他们习惯!”阿牛答:”我不惯!”
“我就不相信耕田那么辛苦,明天我去耕给你看!”

这位客籍太太,倒也是行动派,翌日真的一早下田,耕了一天,
面不红,气不喘!神色不但没改,看起來好像人更壮了似的。

“一点儿也不辛苦,你骗我……”阿牛妈说。
“老婆哟!你当然不辛苦!”丈天回答说:”你跟我不同!”
“有什么不同?”当太太的,岂有这么容易便接受丈夫解释。

“当然不同!”丈夫说:”你身轻如燕,我是天天掛住那个秤锤!”
“我不晓得你得你在说什么!”太太说。
“我有那个袋嘛!”丈夫手一指:”你没有那个袋,不知道辛苦。
不信我,你明儿掛住秤锤在身上,再多下一天田看看!”

于是[行动派]的客家大嫂阿牛妈,为了小心求证,
翌日真的在身上某部插了秤锤下田去。

到黃昏回家,丈夫见面就问:”怎么啦!”
太太已经累得回不上话。
“阿牛妈,你想我不辛苦,有力跟你干那事儿,你以后……”丈夫说。
于是,这位客家好女人,负责了下田工作。

而这事逐渐传了开去。
客家妇女以后,就在田上工作中,取代了男人的岗位!


逢周末日,
不文两三下!
看不明白的,留言吧!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《不文集》是黄沾廿多年来最受欢迎的经典著作,
前後已加印过60版。
书中有不少沾叔自创的不文笑话,
亦会引经据典解释大家经常挂在嘴边的粗言秽语;
更介绍了不少广东不文歇後语,甚至追溯耻毛、做爱等研究。
「不文」二字,自此就跟沾叔形影不离,
而别号「不文沾」亦随之而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