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文周末日 – 同性恋

亦舒小姐在< 荳芽集>表示对同性恋的厌恶,其实大可不必。
不文霑不是同性恋的提倡者,但是我觉得,只因为自已习惯不同,
便要大事批评本来于人无损的事,实在很不公平。

两个成年男人,与两个成年女人,发生同性关系,这是他们自已的选择,
与旁人有何关系?我们有什么权力、有什么理由去指责别人?批评别人?

如果同性恋者要鸡奸不愿意的人,那是将自已的痛苦,建在无辜的第三者身上,
损害了别人,当然不对。但如果两个人双方同意,在完全没有损害任何人的情况下,
追求自已的快乐,那有什么不好?有什么不对!

说同性恋不好的人,纷纷打出[道德]旗号。
其实什么是道德?
萧伯纳说得好:”道德不过是大部分人的习惯而已。”

迷你裙刚出来之前,所谓[卫道之士]大加挞伐,现在看惯了,就不作声了。
迷你裙与同性恋,其实一样,都没有什么不道德,我们切不可以因为自已不习惯,
便硬把不必要的痛苦,加在别人身上。

同性恋不必批评,但也不必提倡。
因为人类如果都搞同性恋,
两三代之后,便不会再有人类了。
所以从人类的观点看来,不必提倡同性恋。


逢周末日,
不文两三下!
看不明白的,留言吧!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《不文集》是黄沾廿多年来最受欢迎的经典著作,
前後已加印过60版。
书中有不少沾叔自创的不文笑话,
亦会引经据典解释大家经常挂在嘴边的粗言秽语;
更介绍了不少广东不文歇後语,甚至追溯耻毛、做爱等研究。
「不文」二字,自此就跟沾叔形影不离,
而别号「不文沾」亦随之而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