好诗-山埃采金

郑云城 : 山埃采金


淡江高峰塔公寓站得太久疲倦
伸了个懒腰躺了下来休息

甲洞高架天桥听了一则笑话
忍俊不禁,裂开大嘴笑

登州体育馆刚出道太紧张
脱帽敬礼竟然将头盖骨也掀了下来

其实,政府批准的各项工程
都像认真的炒米粉小贩一样
落足工本,落足了虾米和豆腐
除了有ISO不苟言笑严肃的认证
还有衣著时髦的国际专家仔细的审核

以上种种灾难,只能怪空气太重
泥土太松,上帝太恶作剧
包括武吉公满的山埃采金
如果有人命伤亡,必定也是。


后记:

况且,三千条一文不值的人命
怎贵得过高价请来的专家的一纸报告
以及政府猛拍胸口的保证?

况且,以法庭审讯的龟速效率
就算司法胜利,人都死光了
何必和无辜的金钱过不去?

转载自当今大马


[ad#Google Adsense 1906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