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文周末日 – 笞背

清人好男色,笔记中记載多得很。
说中国人无同性恋癖好的,不读书之误而已。
除袁子才外,不文霑所喜清代文人中
郑板桥也是好唱[后庭花]之人。

这位扬州八怪之一,诗、书、画三绝,人多知之。
有一事可能知者不多,不文霑不妨今天一说。
原来郑板桥曾想改律文中刑罚。

这种刑罚是笞刑。笞刑笞的部分,是屁股。
郑板桥爱惜男人屁股,认为此物不可笞,
不可打,所以想改笞臀为笞背。
不願见圆姿替月的那两团东西,
被籐鞭打成惨不忍睹,宁願留作人鞭深入压迫之用。

此事有凭有据,
不过当然在< 郑板桥全集>是見不到的了。


逢周末日,
不文两三下!
看不明白的,留言吧!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《不文集》是黄沾廿多年来最受欢迎的经典著作,
前後已加印过60版。
书中有不少沾叔自创的不文笑话,
亦会引经据典解释大家经常挂在嘴边的粗言秽语;
更介绍了不少广东不文歇後语,甚至追溯耻毛、做爱等研究。
「不文」二字,自此就跟沾叔形影不离,
而别号「不文沾」亦随之而来。




[ad#Google Adsense 1906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