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文周末日 – 色不可不好

袁子才其实是清代知名好色之徒之最,
一生笃嗜[临水登山,寻花问柳]。
但其好色,颇有品味,尝曰寻花问柳,
应在[寻问]二字上着意,
因此[路柳墙花,随处皆是:
正是任人攀折,
不寻而问]就不足称为好色了。

色,其实不可不好;所以就算是[头上一把刀]也照好如故。

不文霑记起一个掌故,可以作[色不可以不好]的佐证。

此事见清人笔记,
记湖州沈之任云南驛道,
奉命劈凤凰山八十里。

凤凰山当时是荒僻山野,汉唐以来,人跡不到。
役夫自苦不堪言。一日,开山劈树之际,
忽然有美女艳装奔出,役夫在山洞中工作,
其中少壮派,血气方刚,多见树木少见女人者,
当然是马上抛开工作不理,
跑出山洞看女人狂吹口哨一番。

年老辈或未老先衰辈或故作老成辈或故作荘重辈,
作出不动心状,仍然留在山洞操作。

谁知忽然砰然有声,山洞崩塌,好色看女人者安然无恙,
灵魂坐沙发椅,眼睛吃冰淇淋之余,性命安然无恙。
但不动心不好色不举的有道之士,伤亡惨重,死难者数十人。

由此可见,我辈男人,又岂可不好色哉!
何况就算好色而死,也总比不好色而死,来得痛快,来得过瘾吧!


逢周末日,
不文两三下!
看不明白的,留言吧!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《不文集》是黄沾廿多年来最受欢迎的经典著作,
前後已加印过60版。
书中有不少沾叔自创的不文笑话,
亦会引经据典解释大家经常挂在嘴边的粗言秽语;
更介绍了不少广东不文歇後语,甚至追溯耻毛、做爱等研究。
「不文」二字,自此就跟沾叔形影不离,
而别号「不文沾」亦随之而来。




[ad#Google Adsense 1906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