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文周末日 – 袁枚说好色

夜读[随园轶事],得袁子才对[好色]的解说一则,颇妙。
信手拈来,钞出以响好色的不文读友。

[惜玉怜香而不动心者,圣乜:惜玉怜香而心动者,人也:
不知玉不知香者,禽兽也。人非圣人,安有见色而不动心者?
其所以知惜玉而怜香者,人之异于禽兽也。

世之讲理学者,动辄以好色为戒:
则讲理学者,岂即能为圣人耶?
伪饰而作欺大語,
殆自媲于禽兽耳!

世无柳下惠,谁是坐怀不乱?
然柳下惠但曰不乱也,非曰不好也
!男女相悦,大欲所存:
天地生物之心,本来如是。

卢杞家无妾媵,卒为小人:
谢安挟妓东山,卒为君子。
好色不关人品,何必故自諱言哉?]


逢周末日,
不文两三下!
看不明白的,留言吧!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《不文集》是黄沾廿多年来最受欢迎的经典著作,
前後已加印过60版。
书中有不少沾叔自创的不文笑话,
亦会引经据典解释大家经常挂在嘴边的粗言秽语;
更介绍了不少广东不文歇後语,甚至追溯耻毛、做爱等研究。
「不文」二字,自此就跟沾叔形影不离,
而别号「不文沾」亦随之而来。




[ad#Google Adsense 1906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