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们

我们
总有太多的地方想去,有太多的人想见,有太多的梦要追,

却没有太多的时间,金钱与分身,
于是
我们只好
去最想的地方,见最想的人,追最真的梦!